工作20年後,我才明白這4件事

工作20年後,我才明白這4件事
value101 2020-03-11 檢舉

無論是職場小白,還是一路摸爬滾打走上管理崗位的職場人,在工作中經常會遇到以下幾種困境:

明明把時間和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,業績還是一直上不去;

明明自己是管理者,還要經常加班,越來越忙的同時,還得不到上級的肯定、團隊的體諒;

最後,自己落得滿腹委屈、“潦草離場”……

到底問題出在哪裡?上級過分壓榨?下屬故意為難?還是其他原因?

1月份,259名具備管理經驗的學員帶著這些疑問,參加了插座學院、藍貓大學品牌創始人何川的管理直播訓練營,以“如何管理工作目標”為主題,展開了為期10天的學習。

據插座學院的同事統計,此次培訓過程中,學員人均聽課時長328.2分鐘,通過實戰演練,上下級溝通高達1500次以上。

今天,我們有幸通過電話採訪到其中一位優秀學員——北京葉子整形美容醫院的經營院長劉曉雪。在這次直播課結束之後,劉曉雪帶領自己的經營團隊,超預期完成了經營業績目標。

但在這之前,一度加班加到崩潰,陷入管理瓶頸走不出來的她,已跟老闆提出離職申請……

以下,來自劉曉雪院長的自述:

工作20年後,我才明白這4件事

▲ 劉曉雪北京葉子整形美容醫院經營院長

 

工作20年後,我才明白這4件事

 

不懂什麼叫“經營型目標”,讓我差點失去熱愛的工作

我叫劉曉雪,即將進入不惑之年,醫療護理專業畢業後,成為一名美學設計專家,至今已在醫療美容行業任職近20年。

2009年,我有幸加入北京葉子整形美容醫院,2013年起擔任經營院長,老闆是我的直屬領導,主管的經營團隊有30多人,能力成熟,年齡大多跟我相仿,最年輕的也有32歲。

我的職場之路還算比較順暢,尤其是加入北京葉子之後,因為優質的品牌口碑和老闆戰略上的準確定位,讓我們在近年來的醫美浪潮中,一直在穩步前進,業績每年都有提升。

但從去年5月開始,我個人卻進入一種不好的狀態,因為要管理的部門越來越多,每天跟不同部門的溝通就要耗費半天時間,品牌也在經歷年輕化的重新定位。

我幾乎每天都要加班,經常晚上9點才能到家,失眠,睜眼閉眼想的都是工作。週末也不休息,兒子12歲了,我陪伴他的時間越來越少。

這種狀態持續了5個月,我非常疲憊,但更多的是迷茫,因為我不知道怎麼管理才能讓團隊更優秀,與老闆的溝通也出現了障礙。低落中的我,提出了離職。

說實話,我並不是真要離職,因為我喜歡這個行業,熱愛這個企業。老闆也清楚我的性格,就讓我好好考慮,先休息兩個月再商議。

暫停工作之後,我開始跳出來,客觀冷靜地思考自己的處境。之前我收藏了很多插座學院的公眾號文章,包括何川老師個人公眾號的文章,也趁這段時間拿出來,總結、梳理、吸收,漸漸覺得思路開始變得清晰。

之前我一直覺得,我之所以這麼忙,是因為缺少得力的助理,卻從來沒有思考過,自己的管理方式有沒有問題。

12月,我看到插座學院要舉辦線下管理試聽課,第一時間就報了名。

那天讓我印象最深刻的,是何川老師分析的經營型目標與管理型目標的區別 ——原來這就是我工作中的癥結所在。

PS:經營性目標是指,企業在一定時期內要達到的最高級別的目標,通常是收入、利潤、成本、質量,是剛性的目標,所有動作都為此服務;

管理性目標是指,為完成最高目標而製定的工作流程、方法等等,是柔性的、為經營性目標服務的多樣化措施。

作為美學設計專家出道,我對經營型目標有著天生的敏銳,但作為美學設計專家的管理者,如果還只看到經營型目標,就會讓管理變得刻板,反而事倍功半。

舉個例子,我是一個工作很有條理的人,每天都會記錄清晰的工作日報,比如13:00-14:00,我要做什麼,完成程度,有什麼未解決的問題。

我覺得用這種方式做時間管理很高效,所以也要求團隊每個人都這麼做,而且他們提交上來的日報,我會一條條認真看,分析他們“低效”或“錯誤”的問題。

但回頭想想,這就是我越來越忙的“罪魁禍首”:錯把管理性目標當成了經營性目標,不關注團隊的工作成果,反而把重心放在管人上了,僅僅是為了管而管,付出的大部分時間和精力都是無效的。

工作20年後,我才明白這4件事

▲ 劉曉雪(右四)及其團隊

 

工作20年後,我才明白這4件事

 

放棄無效管理,當月業績超預期完成

試聽結束後,我當即決定要去報何川老師的線下課,系統學習管理知識,同時也跟老闆溝通了自己反思和進展,表達想要復職的意願。

老闆認可我的思考,不僅支持我繼續上課,還讓醫院管理團隊中的5位中高層leader一起報名參加學習。

之前,我看過不少管理理論的付費課程,也學習過包括北大經理人在內的研修班,但對我來說,很多課程比較宏觀,在實戰中的轉換並不理想,不像何川老師講得那麼落地,可執行性強,能夠直擊我的問題,打破團隊管理的瓶頸。

比如經營部門最關鍵的業績問題,常規來講,每年12月都是醫美消費的旺季。當時,團隊為皮膚項目提出了一個業績目標,但我覺得大家的實力絕不是這樣,直接把這個目標翻了倍,團隊面面相覷,說根本不可能完成。

於是我給他們做了業績分解,每天的目標是多少,需要從哪些項目去產出,如何產出,大家一聽,也覺得原來不是那麼遙不可及。我們又一起優化了整個方案,落地執行,最終超預期完成了目標。

特別是其中有一個套餐,全年銷量也就20套左右,因為我們調整了目標和思路,分解和優化了執行方案,僅僅一個月就銷售了27套。

第一次直播課,何川老師問我,2019年最讓你開心的事情是什麼?我第一反應就是這段經歷。

正因為明白了什麼叫經營型目標,我才能清楚地告訴團隊業績在哪裡,從哪裡產出;正因為明白了什麼叫管理型目標,我才能讓大家在共同目標的指導下,充分發揮自己的能力和優勢,共同努力,共同實現目標。

工作20年後,我才明白這4件事

 

不做“說教型”管理者,帶領員工找到內在驅動力

自從調整了工作重心和思路,不僅醫院業績增長很快,我跟老闆、跟下屬之間的關係,也在不知不覺中好轉。

以前我在團隊眼中,是典型的說教型管理者,帶著他們學時間管理、目標分解,他們其實內心並不認可,因為覺得跟業績沒關係。但我卻覺得這些很有用,只有找到了正確的思路和方法,才能事半功倍,更高效地提升業績。

結果就是,我鼓足了勁想讓大家學,但大家覺得沒用,只不過礙於領導安排,就應付著學習一下,還弄得我很挫敗,大家也白白花了時間。

何川老師的課讓我明白了其中的問題。

“績效源於清晰的目標,團隊工作效率低,往往是工作內容偏離了核心目標,造成大量工作沒有產出,得不到合理評價。站在管理者的角度,是員工效率低;站在員工的角度上看,就是領導的管理不給力。”

這讓我一下明白,讓員工學習是我自己的需求,卻沒有讓他們清楚,他們目標到底是什麼。他們不知道為什麼而學,自然無法全身心投入。

於是我在一次業績會上,特別的向大家道個歉,也分享了我的“內心戲”。

我說:

“對於'院長'這個身份來講,醫院的業績就是我的核心工作目標,管理或者客戶維護是我的一種工作手段。

對於'劉曉雪'這個名字,業績目標只是我的一個手段,我真正的目標是要給父母晚年提供更好的生活品質,讓兒子長大後能擁有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權利,更是讓自己擁有成長式的人生。

我們每一人都應該建立這種內在驅動力,它會讓我們創造更多價值,讓生活變得更好。”

這次開誠佈公的交流之後,大家明白了我的初心,開始積極學習和應用知識,也發現的確對工作、生活以及跟客戶的溝通,產生了積極的作用。

現在,凡是我覺得有用的課程,都會帶團隊一起學習,例如何老師講的經營型目標和管理型目標,就很適合銷售團隊去聽,去悟道後延展到實際工作中。

只要明確目標,認真規劃資源,你會發現自己真的可以實現那些不可思議的目標!

工作20年後,我才明白這4件事

 

 

工作20年後,我才明白這4件事

 

今年,我有信心不加班!

採訪到最後,劉曉雪分享了這次跟何老師學習的兩點切身體會。

她說:

“身為企業的管理者,不能只用自己的職場經驗去工作,一定要去學習系統的管理思維。因為職場經驗是帶有個人感性元素的,有一定局限性,只有用管理思維去做工作,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每個人職場上都會遇到坑,也都會有跌進坑里的經歷。如果想摔得輕一點,爬出來快一點,就必須依靠知識的力量,找到自己的職場導師,並永遠保持學習的心態。

當說到對今年的期待,劉院長的語調頓時輕鬆了起來,她說,“今年,我的目標就是我和我的團隊少加班,甚至是不加班!”

工作20年後,我才明白這4件事

 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