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value101 2020-03-12 檢舉

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!

 

明道哥哥因為負債累累,還不起賭債,勒死妻兒後自殺了。

 

最令人詫異的是網友問:“你那麼有錢,為什麼不替哥哥還債?”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 

我想說的是:還的還少嗎?明道已經夠慘的了,不要再對他道德綁架了。

 

人性最大的惡,就是偽善。

 

之前九寨溝地震時,吳京被網友“逼捐”。

 

吳京,別讓我們看不起你,至少要三個億?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
還有人說,賺了那麼多,只捐一百萬也太少了吧。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
可是這些人捐了一分一毫了嗎?
俗話說的好,以道德約束自身,是高尚;以道德約束別人,就是偽善。

 

這個世界,總有一種偽善者,他們總是站在道德的製高點來評價別人,即使別人傷害了你,也依然要求你原諒。

 

可有朝一日,不幸發生在他們身上,他們的做法跟說法完全是背道而馳。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 

偽善是什麼?

 

簡單地說故意裝出來的友善,虛偽的善意。

 

比如晉國的趙簡子,喜歡在春節的時候行善。所以每到過年的時候,就讓老百姓捉斑鳩,送到府中,讓他放生,表示自己的慈悲。

 

於是初一這天,為了得到趙大人的賞賜,從早到晚向趙簡子進獻斑鳩的人絡繹不絕。

 

結果百姓對斑鳩大面積的追捕,被打死打傷的斑鳩不計其數,放生反而造成了更大的傷害。

 

然而從深層次扒開說,偽善遠遠不止虛偽的善意。

 

真正的善意總是讓人受到恩惠,偽善卻是以私心為基礎,打著善意的旗幟,讓人嘴裡不知不覺吃了蒼蠅,咽不下吐不出。

 

偽善的人,總是喜歡站在道德的製高點。

 

人前笑著套近乎,捧你到最高,拿著你愛吃的一切,哄你開心,背後卻把你說成毒藥,極盡詆毀。

 

遇見點事,要求你犧牲,自己卻不犧牲,明明自己都做不到,卻拿高標準讓你有口難辨。

 

他們常常不分對錯,裝的無比高大上,站著說話不腰疼,把一個人的不幸也能扭曲成錯誤。

 

比如,2018年蘇州太湖馬拉鬆比賽中,中國選手何引麗和非洲選手,正在為最後的冠軍冒雨激烈爭奪。

 

沒想到在何引麗臨近終點,全力衝刺,即將奪得冠軍的時候,卻先後有兩個志願者,在賽道上給她投遞國旗,打斷比賽。

 

最後因為志願者乾擾,何引麗失去冠軍。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 

然而令人更想不到的是,遞國旗的人拍下了何引麗因為下雨,國旗從手臂滑脫落地的視頻,上傳網絡,用道德綁架,質疑其“扔掉國旗”不愛國,給了她另外一擊。

 

鋪天蓋地的負面消息,和失去冠軍的懊惱一起席捲而來,何引麗被罵上了熱搜。

 

眾說紛紜,真相被蒙蔽了。

 

《超級演說家》裡曾經有一個演講,叫《什麼是站在道德的製高點》。

 

演講人講了兩個令人討厭的方面,一個是人云亦云的盲從,一個是帶著偽裝,卻惡語傷人。

 

一場馬拉鬆比賽,很好的詮釋了這兩個方面。偽善者帶著道德的假面,極盡表演,利用大眾的這一點,綁架了何引麗。

 

但是電影《驢得水》曾經這樣質疑:

 

“憑什麼用你的道德標準來綁架我的利益?

 

道德從古至今都是拿來律己的,法律才是律人的,不懂道德的人才會用道德律人。”

 

任何事情都有極致,偽善過火,也會自我打臉,掉下假面。

 

經過一天的網絡發酵,真正的善意之人,抽絲剝繭,重新梳理了事件發現,原來是志願者乾擾比賽,讓國家失去榮譽,卻又拿著愛國,搔首弄姿,用所謂的道德對他人進行捆綁。

 

事情總算平息,偽善者自食惡果。

 

然而偽善的行徑,卻讓人討厭,讓人不齒,造成更多的傷害,讓人心生恐懼。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 

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。

 

壞人壞,起碼不偽裝,不做作,不虛偽,敢承認自己不是個好人。

 

偽善者卻壞在骨裡,表面一套背後一套,隱藏,暗地裡打擊他人,更令人心驚膽顫。

 

夏洛蒂筆下的《簡愛》,寫盡了偽善的本質。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 

簡愛自幼失孤,寄居在舅舅家裡。舅媽里德太太並不疼愛她,卻人前人後扮演著和藹可親的恩人。

 

她在丈夫臨死前立誓,終身撫養簡愛,卻無情地把簡愛送進了地獄般的孤兒院。

 

在孤兒院裡,簡愛的遭遇更悲慘。

 

偽善的理事,享受著慈善家們的捐助,卻背地里克扣孩子們的日常用度。

 

給她們吃最差的食物,穿最差的衣服,同時讓孩子們勞作以換取報酬,謀取更多利益。

 

偽善的人就是這樣,吃人不吐骨頭,卻裝的冠冕堂皇,似乎仁義禮智信都在,品德也五好俱全。

 

其實,他們的心卻如同一塊萬年的玄冰,看似包裹著光輝,卻冷到了極致。

 

等待421天,泰國殺妻騙保案終於判了:無期徒刑!

 

張某,生活裡一直是大家眼中,愛家愛孩子的“老實人”。他朋友圈發的全是孩子,對自己的妻子極其疼愛,接送上下班,從不家暴。

 

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好丈夫,好父親,卻在策劃著一樁陰謀。

 

他打著愛的名義,為妻子小潔購入了18份,保額達到了3326萬的壽險,精心策劃著前往泰國普吉島度假的浪漫,卻在普吉島的泳池裡,終結了妻子的生命。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 

即使殺死了妻子,張某也毫無悔意。

 

他對外宣稱,小潔溺水身亡,並且聲稱,岳父母可以拿保險賠償金,來撫養外孫女,完全就是一個大好人。

 

後來警察懷疑到他的頭上,他還在裝,僅僅承認妻子死前,有過爭吵,打過妻子,但絕沒有殺人。

 

最後張某被確認為殺人犯,連被害人的家人都不相信這是事實,難以接受真相的殘酷。

 

偽善者就是這樣毫無良知,它顛覆了人們對人性的認知,狠毒、陰險,比魔鬼還可怕,卻裝的平靜無瀾。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 

人到底可以有多壞?

 

偽善者的人心到底是用什麼做的?

 

在他們身上,內心的虛偽狠毒和外表的善意,相差巨大。

 

真正的善並不是強加,而是用舒服的方式讓對方內心接受。

 

偽善者卻一直在欺騙,為了掩飾內心的“惡”,讓外表的“善”完美到令人錯覺,毫無防備,比沼澤還具有吞噬性。

 

電影《暴裂無聲》裡,啞巴礦工張保民的兒子丟了。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 

人人都認為外表殺氣騰騰的羊肉店老闆,有作案嫌疑,也覺得昌萬年是惡人,卻沒有料想到,那個戴著眼鏡,文質彬彬的律師徐文傑才是最大的惡人。

 

他偽裝的善意滿滿,表面上主持著法律的公正,暗地裡卻與從事不法勾當的黑社會老大昌萬年為伍,參與謀害了張保民的兒子。

 

後來張保民救了徐文傑的女兒,徐文傑也沒有告訴他,後面的山洞就是死亡男孩藏屍的地方。

 

他殘忍到沒有一點良知,任由張保民繼續奔波在尋找的路上,喪失了唯一給兒子收屍的機會。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 

偽善者就是這樣,用偽裝掩蓋著自己最大的破壞力,無聲無息的給人致命一擊,臉不紅,心不跳。

 

朋友小崢和老公8年長跑,喜結良緣。

 

婚後她的老公溫情地對她說:“你把工作辭了,回來幫我做事吧。”

 

她很聽話,為愛情,丟下了上萬月薪的事業,回家給老公做賢內助。

 

她老公當時誇讚她:“你真是中國女性的典範。”

 

然後兩年後這句話卻變成了:“我要的是實實在在的幫助。”

 

最後她的老公丟給她一輛開了8年的舊車,兩年生活費,把她棄之如敝屣了。

 

等離婚了,朋友才知道真相。原來這個男人早就婚內出軌,離婚後第二天就和別人結婚,連孩子也有了。

 

朋友帶著憤怒找前夫質問,這個男人卻延續著一貫的溫情說:“我還不是為了顧及你的感受,才沒告訴你。”

 

這就是偽善的嘴臉,永遠那麼冠冕堂皇,暗地裡卻陰謀,陰險,陰毒。

 

豐子愷說:“人的心都有包皮,這包皮的質料與重數,依各人而不同。

 

有的人的心似乎是用單層的紗布包的,略略遮蔽一點,然真而赤的心的玲瓏姿態隱約可見。

 

有的人的心用紙包,驟見雖看不到,細細裹起來也可以摸得出,且有時紙要破,露出緋紅的一點來。

 

有的人的心用鐵皮包,甚至用到八重九重,那是無論如何摸不出不會破,而真的心的姿態,無論如何不會顯露了。”

 

偽善者的心就是鐵皮包裹的。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 

“你這麼有錢,才捐100萬?”有一種人,比壞人更可怕

 

 

欲壑難填是人心,欲蓋彌彰是偽善。

 

記得之前上海交大教授曾說過:

“現在人和人之間的矛盾,主要來源於有那麼一撥人,慣於用聖人的標準衡量別人,用凡人的標準要求自己。”

 

你發現了嗎?

 

這個世界上人性最大的惡,就是偽善。

 

最後想說:做人,別玩那麼多虛偽,你若不真,無人敢真,偽善的面具遲早會被識破,挖過的坑,終究會埋了自己。

 

有些事,不是不報時候未到,要知道:無論你做的如何天衣無縫,也始終逃不過命運的冷眼。

 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