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人的最高境界,是裝傻

做人的最高境界,是裝傻
value101 2020-03-12 檢舉

有書君說

 

提起劉禪,我們總是會想到“扶不起的阿斗”,樂不思蜀等詞語。

 

而那個被我們認為軟弱無能的阿斗,卻在極其動亂的時代裡,平安度過了一生。

 

阿斗,其實並不是我們所認知的那般白痴弱智。

 

相反,他是一位識大體、顧大局的睿智君主。

 

真正的阿斗到底是什麼樣,讓我們一起來看下文。

 

提起蜀漢後主劉禪,總是繞不過一個名詞——扶不起的阿斗。

 

“扶不起”這三個字,伴隨了劉禪一生,以至於後人提起蜀漢總會嘆氣:

 

“都怪那個昏庸無能的阿斗!”

 

可是,就是這個“扶不起的阿斗”卻在那個極其動亂的時代,平和安穩地度過了一生。

 

做人的最高境界,是裝傻

 

 

大巧若拙,是氣度

 

公元207年,劉禪出生在戰火紛飛的三國蜀地。

 

作為劉備的兒子,劉禪的童年其實並不幸福。

 

那時候的劉備忙著東征北伐,安撫人心,極少關心劉禪和他兩位母親的生活。

 

小小的劉禪,從出生起就生活在水深火熱中;

 

跟著母親東躲西藏,還經常被敵軍俘虜。

 

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,因為劉備從未重視過家人,劉禪從來沒感受過父愛;

 

也正是因為劉備對家人的不重視,劉禪的幾個嫡出的哥哥全部在戰亂中喪生,劉禪成了劉備嫡長子。

 

公元221年,劉禪14歲。

 

這一年,劉備稱帝,立劉禪為太子,這個戰火中出生的少年,將成為蜀國未來的君王。

 

此時的劉備似乎才意識到,自己對他的關心不夠;

 

於是給他請了很多老師,教授治國本領。

 

《申子》、《韓非子》、《管子》、《六韜》,都是諸葛亮親自抄寫,一字一句教劉禪學習。

 

除此之外,劉禪還學武。

 

《寰宇記》有云:

“射山,在成都縣北十五里,劉主禪學射於此。”

俗話說,名師出高徒。

 

有了這樣的名師引路,劉禪資質再平庸,想來也不至於是昏聵無能之輩。

 

公元223年,劉備在永安宮去世,年僅17歲的劉禪登基,成了蜀國新一任皇帝。

 

17年曆經坎坷,孤獨無依,一朝登臨帝位。

 

若是普通人,要么就會掃除舊臣,開創屬於自己的王朝;

 

要么就會紙醉金迷,補償童年的虧欠。

 

但劉禪卻非如此,雖然父親已經去世,但朝堂依然如舊。

 

父親臨死之前對他說:

“政事無鉅細,咸決於亮。”

於是劉禪拜諸葛亮為仲父,大事小事都讓諸葛亮過目。

 

因為他知道,諸葛亮能力比他強,影響比他大;

 

與其凸顯自己,讓人民安居才是真正的功德。

 

有人說蜀漢後主,不過是個傀儡,全靠丞相幫扶。

 

聽到這樣的話,也許劉禪只會微微一笑。

 

因為他知道,什麼時候該施展拳腳,什麼時候該收斂鋒芒。

 

用最好的人做最好的事,以包容萬物之心待臣子,以悲天憫人之心愛眾生;

 

是格局,也是氣度。

 

所以,劉禪甘願拘於幕後,成為三國那一抹小小的配色。

 

做人的最高境界,是裝傻

 

 

做人的最高境界,是裝傻

 

 

大勇若怯,是風度

 

如果在諸葛亮當丞相時,說劉禪無能,我認;

 

但諸葛亮死後,劉禪依舊獨撐蜀國30年,這絕不會僅僅是“幸運”這麼簡單。

 

234年,諸葛亮病逝在五丈原,那一年,劉禪只有27歲。

 

蜀漢失去了諸葛亮,就彷若失去了中流砥柱,劉禪需要駕駛著國家的大船,面對前方的激流險灘。

 

外有敵國虎視眈眈,曹魏滅蜀之心人盡皆知,孫吳聯盟之意貌合神離;

 

內有朝臣明爭暗鬥,魏延楊儀互不對眼,託孤五臣七零八落。

 

但就是這樣的一個蜀國,劉禪硬扛了三十年。

 

劉備是劉禪永遠不能忽略的光環,劉備在位時,率領五虎將南征北戰,開疆拓土。

 

這樣的功績,被後世人看在眼裡,認為他賢明、英勇。

 

但劉禪即位後,卻一反之前的“北伐”計劃,反倒是偏居一隅,好像從三國爭霸的舞台上謝幕了一樣。

 

這樣的逃避,也被後人看在眼裡,認為他不思進取,貪生怕死。

 

但真的是這樣嗎?

 

劉備連年的征戰,已經將蜀國財力消耗殆盡,人民疲憊不堪,再沒有多餘的精力再去征戰。

 

劉禪立刻停止了北伐,休養生息,恢復經濟。

 

這三十年裡,外面的世界無論如何變換,蜀漢人民終得安居樂業。

 

終於到了263年,這一年曹魏大軍分五路伐蜀,許多忠臣寧死不降。

 

但最後一刻,他們用血肉保護的主子劉禪投降了。

 

劉禪降魏,這也成為他一生無法抹去的污點。

 

但沒有人記得,他在降魏時所擬的最後一道聖旨:

“百姓布野,馀糧棲畝,以俟後來之惠,全元元之命”。

 

意思就是,我可以投降。

 

但是蜀國百姓受了太多苦,居無定所,食不飽腹;

 

我要殺要剮悉聽尊便,但請保全蜀漢百姓的性命。

 

你只見他懦弱,卻不曾知道他有一國百姓需要保全;

 

你只道他膽小,卻不曾了解他有黎民蒼生存在心間。

 

最大的勇武,不是用手中的利劍去刺傷敵人,而是用手上的盾去保護你在乎的人。

 

大勇若怯,劉禪,真的不是懦夫。

 

做人的最高境界,是裝傻

 

 

做人的最高境界,是裝傻

 

 

大智若愚,是高度

 

但最讓劉禪遭後人誤解的,是他的“樂不思蜀”。

 

曹魏滅蜀之後,劉禪被帶到了魏國都城洛陽,被封為安樂縣公。

 

據說有一天司馬昭開設宴席,並且使了個小伎倆,讓樂隊鳴奏蜀地的樂曲,並且以歌舞助興。

 

此夜曲中聞折柳,何人不起故園情。

 

聽到故國的音樂,蜀國舊臣無不悲痛,個個掩面流淚,唯有劉禪一人怡然自得。

 

司馬昭於是問他:“安樂公是否思念蜀?”
劉禪搖頭:“此間樂,不思蜀也。”
跟著他的大臣們都覺得沒面子,怎麼說也是曾經的一國之君,為何如此沒有骨氣。

 

於是舊臣郤正趁著上廁所,給劉禪傳授了一套表演技巧,以應對司馬昭的問題:

 

首先先註視著宮殿上方三秒,接著閉上眼睛八秒;

 

最後張開雙眼,略有痛楚卻不失堅定地對司馬昭說:

“先人墳墓,遠在蜀地,我沒有一天不想念啊!”

 

郤正覺得,這樣的滿分回答,一定能讓司馬昭心生憐憫,放他們君臣回蜀國。

 

果然,在宴會下半場,司馬昭又問了劉禪同樣的問題。

 

劉禪謹記表演技法,將剛才所學原封不動地展示了出來。

 

誰知司馬昭聽了,又問:

“咦,這話怎麼像是郤正說的?”

 

劉禪馬上回答:

“誠如尊命。”

 

果然和你猜的一模一樣。

 

這個回答,把司馬昭逗得哈哈大笑,認為劉禪就是個傻小子,沒再懷疑過他。

 

這是正史《三國志》上的記載,於是一個“樂不思蜀”抹殺了劉禪之前所有的功績,成了個遺臭萬年的千古笑柄。

 

但劉禪難道真的不知道嗎?

 

諸葛亮曾經對他評價頗高:

 

“天資仁敏,愛德下士。”

 

機敏如是,又如何會鬧出這樣一個笑話呢?

 

他無非是知道,蜀國已亡,舊日已逝,不如安於現在,平穩度日。

 

天下大勢,九九歸一。

 

既然現狀已無法更改,不如改變自己樂得快活。

 

也正因如此,劉禪在洛陽安樂地度過了余生。

 

做人的最高境界,是裝傻

 

 

做人的最高境界,是裝傻

 

 

大智者謙和,大善者寬容

 

公元271年,劉禪在遠離故國的洛陽去世,享年64歲。

 

這一生,他經歷了三分之一的顛沛流離,經歷了三分之一的萬人之上,經歷了三分之一的寄人籬下。

 

在臨死的那一刻,不知他會不會為自己的投降而悔恨。

 

但無論如何,蜀國的百姓,對他的思念卻長達千年。

 

因為他,他們免受戰火;

 

因為他,他們衣食無憂;

 

也是因為他,他們安享了長達四十年的太平。

 

此後的歲月裡,西蜀作為糧草豐沛之地,成了眾多政權兵戈交鋒之所。

 

於是蜀國的百姓愈發懷念起這位仁君,他們為劉禪建蜀後主廟,自發地為他燒香祭拜。

 

大巧若拙,是劉禪善於用人;

 

大勇若怯,是劉禪胸懷天下;

 

大智若愚,是劉禪安分知足。

 

或許劉禪只是“眾人之才,守成之主”,但他用氣度、風度和高度,憑一己之力保全了一國,也讓自己安度了一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