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歲放棄清華副教授:格局越大的人,越追求這件事

28歲放棄清華副教授:格局越大的人,越追求這件事
value101 2020-03-15 檢舉

28歲放棄清華副教授:格局越大的人,越追求這件事

 

吳軍是誰?

他是全球頂級的語音識別專家,負責設計了當前谷歌的中、日、韓文搜索算法,被稱作是國內互聯網企業“最想從谷歌挖走的3個工程師之一”;

他是豆瓣評分9.0的百萬級暢銷書《浪潮之巔》的作者,至今已出版10多本著作,總銷量超過300萬套;

如今,吳軍已經轉型成為矽谷風險投資人,做起了互聯網投資。

在吳軍身上,你能感受到堅持學習、獨立思考的毅力:他視學習為一等一的大事,把目前人生1/3的時間都用在了學業上;

也能看到拿得起放得下的勇氣:為了精進自己,他不惜放棄經商致富的機會,也不惜放棄在28歲被提升清華大學副教授的名額,轉而出國深造;

除了在專業領域做出了突出成就,吳軍興趣廣泛,極其熱愛旅行、攝影、時常做些園藝活兒,在紅酒和歌劇鑑賞方面也頗有見地……

對於工作和生活,他一直保有自己的一套平衡法則。

在此次插座學院的專訪中,吳軍跟我們分享了自己的許多成長經歷,以及走過那些人生高光時刻的感受與經驗,希望本文對你有所啟發和幫助。

28歲放棄清華副教授:格局越大的人,越追求這件事

▲吳軍

以下,是吳軍的自述:

28歲放棄清華副教授:格局越大的人,越追求這件事

 

放棄清華副教授出國深造:明確方向,才能走得更快

1989年,我從清華本科畢業後,保留了兩年研究生學籍,被分配到電子工業部直屬的一家國企做軟件漢化,這是一份沒有多少技術含量的工作,說得不好听就是盜版軟件。

所以,半年後我就調到銷售部門做進出口生意去了。

這是我唯一的一段銷售經歷,兩年工作期滿時,我的收入已經比較可觀了(按那時的收入水平來看)。如果繼續做下去,我或許可以是一個頗為成功的商人。

但是,這和我希望做出一些發明創造的想法相去甚遠。所以,我謝絕了同事們的挽留,重新回到清華讀書,並選擇從計算機系跨到了電子工程系。

事後證明,轉專業是一個非常對的決定,因為這讓我真正找到了自己的興趣所在,也幸運地確定了將來在技術研究上的立足點——自然語言處理和機器學習的課題。

碩士畢業後,我留校任教了3年。那段時間,我白天做語音識別的研究,晚上讀論文、寫論文,後來發表了很多高質量的論文,還拿到了“863計劃”(國家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)中關於語音識別的課題裡最大的項目,獲得了不少經費。

按照清華對年輕人提拔副教授的要求,一年後我就可以升任副教授了,那時我才28歲。28歲能當清華大學副教授,其實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。

但是後來在一次國際學術會議上,我發現,自己跟劍橋大學這些世界一流的學者還是有不小差距。所以,我堅定了出國深造的信念。

1996年,我被全球頂級的研究型大學約翰·霍普金斯大學錄取,成為一名計算機科學專業的博士。那時,我的目標非常明確,就是要成為語音識別領域的世界級專家。所幸的是,我遇到了許多行業內頂尖的學者,跟他們一起做研究的過程中進步非常快。

期間,我不僅獲得了歐洲語音大會的最佳論文獎,還成功申請了十餘項美國和國際專利。

但有時候,凡事太順利往往會讓人忽略一些潛在的危機。

28歲放棄清華副教授:格局越大的人,越追求這件事

▲吳軍

 

28歲放棄清華副教授:格局越大的人,越追求這件事

 

壞運氣和好運氣是相對的,學習,是一輩子的事情

臨近畢業前,我因為口試失利而沒有通過答辯,所以不得不在學校多做了半年的研究。

半年時間,我一天到晚都在推導公式,終於成功發明了一種比當時的經典算法快千倍的算法,解決了當時困擾整個自然語言處理和機器學習領域的一大難題。

後來,我才知道,美國很多導師都不想讓有研究成果的學生過早地離開學校,而我也因此在2001年離開學校時,趕上了美國互聯網泡沫的破滅,各大公司的研究所不僅不再招人,甚至還在裁員。

在等美國老牌電話電報公司AT&T和IBM(國際商業機器公司)的offer時,我在無意間發現谷歌還在招人,於是我就去應聘了,結果面試非常順利。

一個星期之後,AT&T和IBM的offer也下來了,但我最後還是選擇了谷歌。

當時,谷歌還是一個很小的公司,我的老師和同學們都對我做這個決定非常驚訝,但我一方面覺得答應人家的事不好反悔,一方面也對這家小公司非常好奇,同時也覺得年輕時還是可以賭一次,便義無反顧地來了谷歌。

在谷歌第一年,我和其他3位同事共同開創了網絡搜索反作弊研究,並在後來主導設計了谷歌中、日、韓文的搜索算法,以及許多與中文相關的產品和自然語言處理的項目,後來在世界範圍內被廣泛應用。

雖然博士期間延長了半年才畢業,但從現在來看,這並非一件壞事,而且可以說,正是這次的壞運氣,讓我之後在工作中一直有好運氣。

畢竟多讀書有益無害,學習是一輩子的事情。我個人算是接受教育時間比較長的,從1984年進入清華讀書,到2002年博士畢業,前後經歷了18年,學業幾乎佔據了我目前人生1/3的時間。

也正是這漫長的18年,不僅讓我達成了最初的目標,也讓我養成了持續學習、善於利用碎片化時間來學習的習慣。

比如從前,高考複習政治,背GRE單詞,我都是騎車時做的,現在在咖啡館等人的時候,我通常也能敲上千字的文章。

28歲放棄清華副教授:格局越大的人,越追求這件事

▲吳軍

 

28歲放棄清華副教授:格局越大的人,越追求這件事

 

不僅是工作,人生所有事情都分優先級

當時我從騰訊離職的時候,許多人根據自己的猜測想出了各種原因,但我的想法其實很簡單,只是覺得自己無法同時做那麼多事而已

我們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生活得更加幸福,其他都不過是達成這個目的的手段而已。沒有與家人的朝夕相處,還談什麼幸福生活呢?

人都是向死而生,能做的事情其實是很有限的,所以做事情的順序很重要。

我認為,一定要把只有自己能做,他人不一定能做的事排在第一位,包括跟家人團聚,也包括將一些經歷、知識用通俗的文字寫出來。

很多人評價我做事效率很高,所以來問我做事有什麼訣竅。其實,我做事並沒有什麼訣竅,相反,還有可能跟許多人的做法背道而馳,因為我喜歡少做事,甚至不做事。

人們經常會陷入一種思維定式,覺得臨時插進來的事情不得不做,並且找各種理由安慰自己,最後不僅忙碌不堪,還忘了一開始要做的事,落得一件事情都做不好的結局。

這是我從《莊子》中悟出來的兩點,一是要跳出思維定式,換一個角度來判斷一件事情的重要性;其次,要敢於捨棄,時間才是最寶貴的,要想換取更多的時間,就必須犧牲很多經濟利益。

這樣就比較容易理解,為什麼有些人財富超過一定程度之後,為了獲得時間而辭去高薪工作的決定了。

28歲放棄清華副教授:格局越大的人,越追求這件事

▲長按保存,即可分享

 

28歲放棄清華副教授:格局越大的人,越追求這件事

 

格局大的人,追求重複性的成功

從2014年開始,我一直在做風險投資,這是在我要做的事情列表上優先級很高的事情。我希望能為有夢想的人提供一些助力,並幫助他們其中的幾位成為世界級的企業家。

股神巴菲特有句話對我影響非常大。他說,人不要富有兩次。

什麼意思呢?一旦富有就要一直富有,這才叫富有,如果過一段時間變成赤貧了,然後又富有起來,這種人生是很失敗的。

很多時候成功也是這樣,我常常跟創業者講,格局小的人只滿足於自己某件事做得快、做得漂亮;而格局大的人,追求的是可疊加式的進步和重複性的成功。

也就是說,在一定基礎上,要保證以後每一次都比以前更好,不要說有時成了,過兩年又失敗了,之後又成功了,如此反复,實在不太符合我的風格。

我認為,未來個人最大的競爭力,也在於是否能夠可疊加式地進步。對大多數人來說,獲得偶然的成功並不難,難的是逐漸讓成功從偶然變成必然。

如何才能可疊加式地進步呢?關鍵就在於做減法,懂得放棄。

我弟弟吳子寧博士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他從斯坦福大學畢業後,進入矽谷最大的半導體公司之一——美滿電子(Marvell),從一個普通的研究人員做起,13年後成為公司的首席技術官。這不僅在矽谷的中國員工中很少見,在他的師兄師弟中也是少有的。

他放棄了很多機會,但他能花7、8年時間專注在一個產品上,將它做到世界市場佔有率第一,而且每年能夠產生超過10億美元的營業額。

在這個過程中,他還獲得了280項美國和國際專利,最終確立了他在這個行業技術和管理專家的地位。

世界上10個第二,都不如1個第一。被人記住的,永遠只有冠軍。

因此,只有把全部精力聚焦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中,才能讓每一次進步都成為下一次進步的基點,而不是每一次都要重新開始。

28歲放棄清華副教授:格局越大的人,越追求這件事

▲吳軍

 

28歲放棄清華副教授:格局越大的人,越追求這件事

 

後記

從谷歌到騰訊,再從智能搜索科學家,到矽谷投資人、暢銷書作家,吳軍身上有著頗多光環。

而這一切,要歸功於他在學業上不斷地精進,以及在專業領域堅持不懈的努力。

他不急不躁,在研究生階段才確定了自己在專業領域的立足點,通過出國深造最終成為智能搜索領域的專家;他分得清孰輕孰重,凡事都有優先級的排序,從而把每件事都做到了最理想的狀態。

正如吳軍所言,有時我們確實需要跳出自己的思維怪圈,認真思考自己當下最應該做好的事情是什麼,自己最喜歡什麼,以及最能體現個人價值的事情是什麼。

只有更聚焦,才能更精進,只有持續學習,才能獲得重複性成功的可能。

 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